云天青脸色难看。

这些浑蛋,自己没有胆量进金顶天宫,担心死在里头,现在却想要吃现成的,实在是卑劣!

但这就是现实。

云天青苦笑,他恐怕顶多保住一个人。

林辰对云锦有着巨大意义。

他只能先保住林辰再说!

“林小友,这次恐怕……”云天青歉然道,他也无可奈何。

林辰却是摆摆手,他知道云天青想说什么。

但他想说的是,云天青还是有些天真了。

这里汇聚过来的强者,何止是那白面书生以及夏通等看得到的强者

隐在暗处的,还有几位强大的存在。

那些人,是强大到忌惮金顶天宫内的因果,从而不敢轻易踏足的存在。

越是忌惮,反而越强!

毕竟弱者,连忌惮的资格都没有,或者,根本不知道让他们忌惮的是何物。

只是,人来了这么许多,不乏极为厉害的强者。

这辛无忌,难道真就把他们丢这里就不管了吗

之前让他们自己闯,还能理解,算是历练,但现在,他们已经从金顶天宫出来,收获很大。

若是被人捡了现成的。

辛无忌的安排哪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当然,林辰不一样,他倒不认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不管是逃,还是回到金顶天宫内,林辰还是有把握保住自己和梅潇潇的。

只是,他不认为辛无忌真的什么都不做。

这说不通!

“你随便闹,不管闹到何种程度,我都帮你兜着”,却是一道文字浮现于林辰脑海,是之前留在大梵天魂内的地图所化。

林辰见此,顿时眼睛一亮。

果然,辛无忌也来了。

这样才对!

不然,一切安排除了给他人做嫁衣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而既然是这样,那么退路,就先放在一边吧。

得闹上一场,才行!

不论成什么样子,辛无忌自会兜底!

既如此,那的确不必忍让!

“哼,何必这般试探,直说了吧,我们没什么背景,只是天赋高而已”,林辰淡淡道。

“林小友!”云天青心中大急。

以林辰的表现,只要不说,别人都会怀疑他有着很深的背景,起码能够故弄玄虚,让人始终保持忌惮。

怎么这还自爆了呢!

生怕别人不出手不成!

“前辈别紧张,他们不就是要试探虚实么,告诉他们也无妨,免得大家犹豫不决,反而浪费时间”,林辰道。

云天青惊讶,这林辰,当真不惧

但林辰确实没有什么背景啊!

只是听到林辰这些话,白面书生等人反而是脸色微微一变,眼底露出忌惮之色。

没有一些底气,哪敢这么说

一时间,反而是不敢轻易出手了。

“厉害啊,直接承认,反而把他们都唬住了”,卓斌赞许道。

林辰则是连翻白眼。

谁要唬人了

他是实话实说,想让对方不要顾忌,尽管出手好不

还真是无胆匪类。

也难怪只敢在外面抢夺,不敢自己去闯金顶天宫,倒是林辰有些欠考虑了。

“几位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好奇这金顶天宫究竟有什么造化!”白面书生呵呵一笑。

“是吗”林辰一脚把卓斌踹了出去,然后道,“问他,他是我们的带头大哥。”

我去你大爷的带头大哥,老子天天跪地上带哪门子的头

卓斌心里大骂,不过突然回过味来。

这小子怕是有什么底牌。

得,那咱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

“咳”,卓斌站了起来,气势顿时一变,一下子像是换了一个人,“这金顶天宫最后的造化,乃阴阳造化丹,你们要有本事,便来取!”

果然是阴阳造化丹!

众人眼神顿时一变,露出精光!

阴阳造化丹的价值,足够他们铤而走险了!

就算林辰真有什么背景,今天,也必须出手,得了阴阳造化丹,或许就可以改天换地,迎来一次肉身与神魂的新生!

若是天运眷顾,甚至因此修成特殊体质也不是没可能!

巨大的利益之下,很难让人保持理智!

只是,这小鬼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会不会有诈

得有谁先出手,看看局势,若是能够坐收渔利,那就再好不过了!

“哼,无胆匪类,不敢了吗”卓斌嚣张的蔑视所有人,然后指了指自己胯下。

“不敢动手,就从老子胯下钻过去,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