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好”

周鸥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当即安排起计划。

“联盟政府那群蠢货,估计很快要举兵叛乱”

“父皇肯定会亲自前往,这是千载难逢之机”

“本宫伴驾随行,绝不能再出现上次那种纰漏,逼宫夺位势在必行,谁都别妄想能阻止”

主仆二人缓步向前回宫,消失在夜色中,而她们并没有发现,墙壁缝隙里飞出只灵虫。

与周林心神相连,刚才二人所言一字不落全被他知晓,不由得叹口气,只感觉心很累。

“这帮孩子至于吗,就为个皇位搞得手足相残,说到底也是我的错,自小就没好好教过,希望能劝通吧”

独自感慨好一会,又传昭来官锦方,将周鸥逼宫之举告知,让二溜子笑个前仰后翻。

“咱们长公主殿下确实心思缜密,早先暗探调查不出任何头绪,怀疑过所有人,唯独没有怀疑她,单凭能力而言,也许比盘儿更适合当皇帝”

周林认可孩子能力,却没有半点欣慰,反倒情绪落寞。

“你也别在那说风凉话,知道幕后黑手就立刻去查,将鸥儿手中势力全部加以控制”

“分化、瓦解、警告,记住低调处理,不要掀起任何水花,就当没发生过,孩子那边我去谈”

“好吧”官锦方翻着白眼点头道“就知道你会这样处理”

“废话”周林呵斥回怼道“我是皇帝也是父亲,不可能对自己儿女下手”

“随便吧,你喜欢就好,但愿别养虎为患”官锦方也没再说什么,下去安排暗探调查。

而后日子里依旧风平浪静,君王归朝第四天,几个老同学们提着礼物登门拜访。

“参见陛下”

“大家不必多礼,快坐吧”

冷薇上前一步开口道“陛下,我们以谈判代表身份前来,想协商有关各联盟政府,日后职能问题”

语气中充满排斥和疏远,在不似以往那样亲切。

“咱们慢慢聊”周林让宫女摆上酒宴,先开怀畅饮几杯。

本来是很平常的朋友相聚,可每个人都感觉膈应。

心里明白几人为何事而来,既不说破也不点破,能理解对方心情,却也无可奈何。

安排好住宿,顺便让暗探盯住,行动不受限,别惹事就行,也犯不上采取特殊手段。

招待完朋友的次日中午,又有消息传来,家里人都进入酆都城妥善安置。

由于身份限制,没让众人住皇宫,但也在内城依皇亲国戚规格置办豪宅。

从乡村到都城各处欢天喜地,百姓在庆祝开疆拓土,可谁知暗中正酝酿着动荡,联盟政府大军已经在缓慢集结。

初步估算人数大概在六百万左右,配备三万七千辆坦克,八万辆战车。

两万四千架战机,九千六百艘战舰,超过五万枚导弹,另有三千枚小型炽天使,威力一言难尽,但胜在数量多。

异能者人数大概在三百人左右,还配有大量修士武者。

外加各大势力派来的援兵,这股力量已足够掀起洪水地震,创造出绝佳机会。

为掩人耳目,以上所作所为非常慢,让紧盯发展的暗探都有点急躁。

足足耗费一个月,打着放假、旅行、裁军、演习、协防、庆典等各种名义,几乎把能想到的全部用上。

就等着某位皇帝开宴会饮酒享乐时,发起突然攻击

当然其中也少不了,刻意让几个老同学传回的情报。

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朋友,但国与国之间的较量,从来都是残酷无情。

还朝后第三十二天,刚陪官小雅用过早膳,又在花园里散步一会,就听谨心近前禀报。

“陛下,官统领在御书房候驾”

“知道了,朕马上就去”

把官小雅送回房,快速赶去御书房,到地方才知对方带来好消息。

“长公主麾下势力查清楚了,现在全都在控制中,随时可以抓人”

详细名单玉简摆在书桌上,周林慢慢观看,官锦方在下面解说。

“大致分为六个部分,其军中党羽遍布但很是松散”

“边军寥寥几个将领愿与其交好,甚至不能确定,登基后是否归附”

“郡兵中稍微好点,算是羽翼丰满,都是她多年来提拔的寒门子弟”

“主要力量集中于皇城禁军,几乎近一半将领以她马首是瞻,拼死效命”

“内阁及三省六部官员中,党羽共有二十一人,皆身处要害掌握实权”

“八十五年前成立蓝天商会,生意遍及全国各地,周边列国也有分号”

“每年所赚财物甚为可观,跟着一同发展的还有潜龙卫,专司情报密探”

“对方经验明显不足,很快被监察院暗探查个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