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偶尔自己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路上时,心里总是产生奇怪的幻想,比如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鬼魂这种东西,身后会不会跟着什么坏人。

人类本质上也只是动物而已,而出于自我保护的机制,潜意识总是会将放大外界存在的危险,这似乎已经是刻入基因里的反应。

实际上江齐心身后没有跟着坏人,也没有鬼怪在追杀她。

可是她总是容易幻想出一些不好的画面和场景,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许承安的名字,然而回应江齐心只有安安静静的空气,她看着被灯光照得格外明亮的屋子,寂静却又冷清。

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幻想,幻想着许承安会出现在她身边。他可是连托梦给她都格外吝啬的人。

有一种说法,如果死去的亲人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那就意味着他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江齐心蹙眉轻笑了一声,她之前也很单纯地相信着这种说法。

可是实际上她从小到大似乎都没有真正意义上遇到过什么真正的灵异事件,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神,那她这样一个普通人大概也没法见到的吧。

毕竟世界要维持它所存在的逻辑,她又凭什么是那个能找到世界破洞的人。

江齐心低下头换好鞋子,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闪着亮光的吊灯。

闭上眼睛的时候眼中还映着亮点,她沉沉地叹了一声气。

好累啊,好想就这样彻底睡过去再也不会醒过来。

江齐心闭着眼睛,虽然这样想着还是爬起身子准备洗漱。

许承安隔着浴室门听着她洗漱的声响,这两天她已经能对那些梦境有模糊的记忆了,如果他再努力一些,是不是能让她想起完整的梦境。

洗了个澡,江齐心心情又舒畅了不少,哼着歌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和以往的每个夜晚一样,刷一刷手机,到了休息的时间便倒头就睡。

直到半夜,她才开始做梦。

许承安的心里有些兴奋,却又有些不安,他有些担心江齐心的心理状态,他来到这只是想要保护她,让她安康一生。

而不是为她凭空制造了麻烦。

他俯身轻吻上她的眉骨处,下唇敏感地感觉到她眼珠运转的幅度。

很快,许承安再次进入到她的梦中,这次她的梦境是在她读大学的画面。

许承安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江齐心正在课室里上课,还有三分钟下课,这是下午最后一节课,提前讲完课程安排的老师提前下课了。

阶梯教室里传来噼里啪啦收拾桌面和椅子碰撞的声响,收拾快的同学已经拿着包走下了楼梯。

江齐心透过窗户看见了许承安,她抬起手对他挥了挥手。

他们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分别,除了江齐心读高中许承安读大学那两年是没有天天待在一起之外,其他时间他们的人生轨迹都幸运地被安排在同一条线上。

许承安接过

她手里的包,包里只装了便携式的电脑,很轻,但是他还是习惯帮她拿着她手上的东西。

江齐心挽着许承安的臂弯,明天是周末,她直接去许承安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住。

本作者浅困提醒您最全的非人类男友恋爱指南尽在,域名

“今晚吃什么呀。”

许承安怔了一瞬,他很久很久没有给她做饭了,每次他都只能看着她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样子,据不完全统计,江齐心已经有不下五次忘记关天然气,有无数次把肉炒糊了,还有两次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

“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他顿了顿,“我都能给你做。”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吧,就简简单单炒几个菜就行。”江齐心转着眼珠仔细想了想,一时之间问她想吃什么,她真的想不到。

许承安点了点头,正当他还在想着要给江齐心做点什么她爱吃的菜式时,梦境里的画面突然转换了。江齐心今晚的梦境很不稳定,他也能感受得到。他最近身上的能量越来越弱了,导致他越来越难控制她梦境的走向。

刚刚他们明明走在前往校门口的路上,现在他们已经回到了他之前住的那个公寓里。准确来说,现在他们两个人都躺在了许承安的床上。

他们两个人对公寓里布局记忆似乎都变得有些模糊了,导致眼前的画面只留下他们还有印象的家具,不过床上的画面他们还记得很清楚,当初两个人的床上用品是一起去买的。

而现在的江齐心正趴在他的身上,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手抱着他们两个一起逛街时买的娃娃。那个娃娃到现在她还好好保存着,晚上睡觉的时候依旧会抱着它一起睡。

她身体的重量对于许承安来说并不重,所以每次江齐心躺在他身上,他都不会拒绝。

江齐心将脑袋埋到他的肩窝上,嗅了嗅和她自己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现在梦境里的时间线回到了她的大学,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