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川柯南和毛利兰被带到了高山组东京本部。

这些极道组织,为了体现组织的底蕴,都喜欢装修成和风,木质的房屋、游廊,再配上几个风格不同的庭院,看上去古韵十足。

但实际上,这个本部的历史,不超过二十年。

不过,在东京能有这么大的总部,说明高山组近些年发展得很不错。

墨镜男带着他们来到了会客厅。他在门外喊道“组长,人带到了。”

“进。”

门口两位身穿和服的侍女跪坐在两边,听到里面传来了命令,直起上半身,将门从两边拉开。

门后,只见高山隆坐在正中间,左右两旁坐着两列凶神恶煞的壮汉。

毛利兰握紧了柯南的手,昂首挺胸走了进去。她站在高山隆对面,毫不示弱地直视他。

“哦有点儿意思。”高山隆饶有兴味地说,“小姑娘竟然不怕我”

毛利兰微微一笑“都是一双眼一张嘴的人,有什么可怕的还是说,组长有哪里异于常人”

江户川柯南听到后,惊讶地抬头看她,紧张地手心里都出汗了。

“啧。”高山隆咋舌,“不愧是毛利小五郎的女儿,嘴巴倒是挺会说啊。”

毛利兰说道“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那我这张嘴应该是遗传自我母亲。毕竟她作为律师,可是从无败绩。”

一旁的熊本志明眉头一挑。他摸着下巴,说道“小姑娘,别害怕。我们就是借这个小弟弟用用,等抓到基德,马上就把你们送回去。”

“请人帮忙就是这个态度”毛利兰冷声说道,“而且,从没听说过抓小偷还要靠孩子的。我看你们高山组,也就这样了。”

“死丫头,你说什么”一旁坐着一名壮汉被激怒了,立刻站了出来,抬手就要打她。

毛利兰眼神一厉,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一个漂亮过肩摔,把这个二百斤的汉子掼倒在地。

众人哗然,纷纷站起身,对她怒目而视。

江户川柯南立刻张开双手护在她身前。

“安静”熊本志明呵斥道,“一群大老爷们为难一个小姑娘,说出去很有脸吗”

他看向毛利兰,说道“毛利小姐,很抱歉,我们行事都比较粗鲁,让你感觉到了不愉快。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珍贵的延年不被基德抢走。极道都是比较迷信的,我们只是想用一用小弟弟基德克星这个名头,绝不会让你们涉险的。”

“但愿你们说到做到。”毛利兰淡淡地说。

熊本志明笑了笑,叫来门外两位侍女。“带毛利小姐和小弟弟去客房,他们可是我们的贵客。”

毛利兰瞥了他一眼,牵着柯南的手跟着侍女离开。

什么贵客真觉得他们是贵客,那就把手机还回来啊,别限制他们的行动啊。

等二人走后,高山隆问道“那个小鬼就是基德克星靠他真能抓

住基德”

熊本志明点了点头“那个小男孩确实挺聪明的。可能是在毛利小五郎身边耳濡目染了吧。之前基德与铃木集团的对决,基本上都是失败告终。”

高山隆摸了摸下巴“那我们直接找毛利小五郎不就行了”

熊本志明摇了摇头“基德只会对小孩心软。他面对成年人,尤其是警方,可是毫不留情。”

“那就交给你安排了。”高山隆说道。

“是。”

熊本志明简单部署完后,有人通传,东野照求见。

“让他进来吧。”高山隆抬着下巴,看着东野照问道,“你有什么事”

东野照暗暗咬牙。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收了我的宝石,就不想办事了

但他脸上还是露出笑容,说道“高山组长,您之前答应我的事”

“哦”高山隆像是刚想起来,说道,“是有这么个事儿。”

他又问“那你想怎么做是假装成车祸还是抓来灌水泥沉海”

东野照一默。

他现在没办法继承东野家了,要是真的杀了东野煦和东野熙,他也拿不到一分钱。还不如借此弄点钱,逃到国外。

于是,他说道“我想请您派人绑架东野熙,然后用他来勒索东野煦,换取赎金。”

高山隆摸着下巴,沉声道“勒索东野家的人可不容易。要是被他们发现是我们高山组下的手,会影响我们以后的发展的。”

东野照抽了抽嘴角。一个极道组织,还讲究什么发展

他想了想,说道“赎金平分。”他看到高山隆眉头一动,知道他心动了,于是继续说道,“我在东野家这么多年,知道东野煦有对他二弟有多看重,赎金哪怕要得再多,他都会给的。”

“而且”他伸手比了个数字,“东野家的现金流,最少有这么多。”

高山隆与熊本志明对视了一眼,然后伸出手,笑着说“合作愉快。”